在美景相伴中上演速度與激情——2015中國·甘孜環貢嘎山百公里國際戶外挑戰賽見聞
時間:2015-08-24    來源:《甘孜日報》社

 開賽 

 捷克選手Filip(菲利普)完賽后揮手致意

8月康定,藍天白云、青山綠林、溪流潺潺、微風徐徐,行走于此,一股清新的感覺撲面而來。康定市爐城鎮老榆林村,一個鮮為人知的地名,因為一場國際性的山地越野賽被傳遍世界各地。822日,“2015中國·甘孜環貢嘎山百公里國際戶外挑戰賽”在康定開賽,來自中國、英國、比利時、西班牙、捷克、摩爾多瓦、墨西哥、俄羅斯8個國家的273余名資深運動員在雨雪天中參加比賽。比賽地點圍繞貢嘎雪山展開,平均海拔達4200米,高差近2000米,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、線路最復雜、難度最大、風景最美的國際A級比賽場地之一。

身著專業登山服,穿上登山鞋,頭戴探路燈……在老榆林村出發點,運動員們正在做賽前準備。在這支參賽隊伍中,不乏有許多選手參加過多屆世界級的挑戰賽。他們不僅具備過硬的身體素質,還具備良好的心理素質,更要通過嚴格考核。

當天凌晨5點,隨著裁判一聲令下,來自國內外273名運動員集體邁開步伐,從老榆林村攀登至雅哈埡口,再一路前往沙德鎮和甲根壩鄉,完成50公里和100公里兩個戶外登山越野項目。比賽中,運動員必須完成長距離的戶外長跑,同時按順序依次找到各打卡點打卡,考驗運動員體能、技巧和心理素質等綜合能力,具有較強的競技性。

“我好高興能來參加比賽,這里讓我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挑戰。”來自新疆伊利的葉爾森激動地說道。葉爾森參加過2013年甘肅臨夏的山地挑戰賽和2014年山東沂山的戶外挑戰賽,但在如此高海拔上進行比賽尚屬首次。

“本次賽事100公里組累計爬升2859米,50米組累計爬升1980米要運動到達最高海拔4660米,這樣的賽道實屬罕見。”葉爾森告訴記者,在這樣的海拔之上,一般人會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應,而如果要進行長時間的比賽,勢必對運動員的身體狀況要求更高。

在一旁的北京女選手東麗接過話茬:“我感覺環貢嘎山賽段確實很有挑戰性,也很有意義。我們應在比賽中科學分配體力,克服高原反應,努力跑完全程。”身高1.60米,體重只有45公斤的東麗幾乎可以代表從事山地越野項目國內女選手的標準身材。“練這種項目的人,練著練著就會變很瘦。”第一次參加國際戶外挑戰賽,東麗希望自己發揮更大潛力,收獲更多信心。

“在高原地區,肌肉可利用的氧氣減少,最大吸氧量低于海平面地區的數值。因此在高原地區,運動中要維持平穩呼吸比平原地區困難得多。而運動員對高原的耐受性,存在著很大差異。對那些不能更好忍耐高原氣候的運動員,從中等到極端高度可能導致急性高原反應,即可能出現頭疼、惡心、沒有胃口和疲乏等現象。”州文體廣新局體育中心的工作人員項康全說,我們成立醫療救援隊,針對運動員可能出現的高原反應,能夠及時做好處理和心理安慰。

走進賽道就走進了高原,賽道海拔跨度達到1400余米,地形極為復雜。而道路多為羊腸小道,又提升了比賽的難度。為此,組委會專門由四川省登山協會、州登山協會組織了30名專業救援人員,負責在難度大、線路繁復、道路無法通達地區以及線路中進行救援,并協助其它醫療點救援。

“高原氣候寒冷干燥,海拔每升高1000米,溫度就會下降6℃。過于寒冷干燥的氣候,再加之海拔高、路線長,對選手會有一定的影響,比賽難度加大。此次比賽路線最高海拔為4660米,平均海拔達4200米,高差2000多米,海拔之高,難度之大,只有世界著名賽事‘環勃朗峰極限耐力賽’可與之相提并論。而比賽當天的陰雨天氣卻又給選手們增添了不少難度和挑戰。”賽事總裁判長楊今陽告訴記者,除了配備跟蹤器,這次比賽全程均有特勤、武警進行安保工作,既保障賽事的順利開展,也要在運動員出現不適情況時進行救助工作。而且組委會還組織醫護人員、工作人員60余名;在起點(老榆林村)、50公里終點(甲根壩雅龍村)、雅哈分岔口(CP4)、子梅埡口(CP7)各安排1輛救護車;在盤盤山牧場(CP2)、盤盤山埡口(CP3)分設立了固定醫療點,各配備了3名男救護人員,同時,在100公里終點,利用路巴鄉衛生院設立固定醫療點,以便能及時對比賽中出現不適的運動員進行救助,保障運動員安全。

早上1034分,在甲根壩鄉玩家客棧,來自云南昆明某登山俱樂部的小伙張聞最先沖過50公里終點線。“其實我也不知道50公里應該怎么分配體力,反正平時訓練我就盡量跑長一點,跑上兩三個小時。說實話,賽前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跑下來。”奪得貢嘎山國際戶外挑戰賽50公里男子組冠軍的張聞,領先了第二名不少時間,但他卻謙虛地表示,自己贏得有點“糊涂”。說是“糊涂”,其實張聞的實力擺在那里:從十幾公里處,他就領先了其他50公里組選手,然后一直保持到終點。

戶外運動一直都伴隨著危險,而氣候條件惡劣更是戶外運動的不利因素。來自西安的選手王桓對此感受頗深。這一路,他摔倒過,膝蓋留下一條紅色小口子,還在流血。“這里海拔高,自己爬上山頂也有些高原反應,但一路美景讓我忘記行程中的疲憊,激勵我一直堅持到終點。”

穿過峽谷,又上高山,由于地形復雜,許多賽段都沒有通訊信號,這就意味著運動員進入后就無法與外界聯系。但為充分保障運動員安全,組委會為每位運動員配備了跟蹤器,以保障運動員的安全和賽事的順利舉行。在這樣的賽道上比賽,更加考驗運動員應對復雜局面的能力,也更具誘惑力。

50公里賽程的終點,記者見到了來自云南魯甸的朱仕龍,他成功到達終點用時6小時4046秒,這樣的成績對于一名右手嚴重殘疾的聾啞人來說,是相當了不起的。他用筆和紙告訴我們,他是魯甸特殊教育學校的一名教師,以前參加過很多國際性的全程馬拉松比賽,獲得過不少榮譽。自己一直很想來甘孜領略這里的高原風光,此次比賽正好給了他一個很好的機會。雖然比賽很艱苦,但沿途的風景給了他無限的動力,雖然只獲得了50公里男子組的第八名,但是此次比賽對于他來說不僅一是次挑戰,更是對自己人生的一次鼓勵。

巾幗不讓須眉。上午1215分,在現場群眾的歡呼聲中,我們迎來了50公里賽事女子組的第一名林蘭霞。薄衣短褲的她渾身已經濕透,但卻不顯疲憊。“陰雨天氣長途徒步比賽讓人感到涼快,只是沿途比較滑。”她說,雖然自己在比賽中也受了點小傷,但對整個比賽的成績并沒有什么影響,能成為50公里女子組的第一名自己很是興奮和驕傲。

據了解,本次賽事設男、女100公里和男、女50公里組。雖然當天天公不作美,一直下著雨,但在兩個賽事的終點站早已站滿了熱情的群眾,大家都對這樣一個國際性的戶外挑戰賽事充滿期待,也想為運動員們加油助威,一睹他們的風采。在現場,當地群眾們冒雨守在終點站的賽道兩旁,每當有運動員的身影出現在大家視線之中,現場就開始熱鬧激動起來,“加油、加油……”的吶喊聲不絕于耳,而路過的運動員們也向這些義務啦啦隊員們微笑示意。

下午447分,100公里賽段的終點貢嘎山鄉,來自青海西寧的楊呈祥沖過終點線。楊呈祥在家鄉訓練時,也經常跑山路,但他覺得和這次比賽相比,跑家鄉的山簡直太小兒科了。“平時訓練我也就跑40多公里,可能是這個比賽的太刺激讓我超水平發揮了!特別高興能跑完全程!”

雖說沿途疲憊,一路風景讓楊呈祥激動不已。“相比其他地方的賽段,這里的路雖然不太好走,但景色太壯麗了。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國外,這個地方的景色都是獨一無二的。唯一遺憾的就是比賽當天是陰雨天氣,沒能清楚地觀賞到貢嘎雪山,但我會在這里休整幾日,逗留幾天,到時就能欣賞到甘孜壯麗秀美的大好山河。

100公里賽事中,第一位率先到達目的地的外籍選手、來自捷克的Filip(菲利普)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。他告訴記者,自己以前也參加過類似的比賽,但是像海拔這么高,風景這么美的賽事還真是第一次。面對大家的祝福,菲利普很高興:“雖然有點累,但是一路的景色那么好。總之,這個比賽太棒了。”他說,雖然在此次100公里的賽事中,有幾個朋友因為高原反應中途棄賽,但自己不想留下任何遺憾,最終在堅持和努力下很好的完成了全程比賽。

極限挑戰,不僅讓運動員戰勝了自己,也讓現場群眾一睹了他們的別樣風采。完賽的運動員們紛紛表示,此次賽道設置非常好,沿途有峽谷、草原、雪山,雖然路途艱辛和天氣的影響給大家帶來了更大的挑戰,但大家都為自己的成功穿越而興奮驕傲。

“這項賽事,是我國舉辦世界級海拔最高的比賽;從競賽看,戶外運動是難度最大的競賽項目。同時,這項運動從組織到競賽、從后勤保障到新聞宣傳等等,都是最艱巨、最難的賽事。”中國登山協會秘書長張志堅告訴記者,這里自然資源非常豐富,是天然的比賽基地。此次環貢嘎山國際百公里戶外運動挑戰賽的舉辦,將創造目前國內百公里山地戶外運動挑戰賽海拔最高、線路最復雜、難度最大的紀錄,也必將為宣傳甘孜起到積極的作用,這是甘孜對外宣傳的良機。希望甘孜州能更好地利用大自然給予的稟賦,把比賽沿線基礎設施規劃好、建設好,這不僅有利于山地戶外運動,也將更有利于甘孜全域旅游發展,并將帶動更多產業的發展。

一次次沖刺,一次次挑戰,運動員們用矯健的步伐,堅強的毅力,戰勝了自己,超越了自我,更為2015中國·甘孜環貢嘎山國際戶外運動挑戰賽增色添彩。

附件>>
>>
網站地圖 | 聯系我們 | 站長統計
網站備案號:蜀ICP備05026244號  甘公網安備:513307990200001號  網站標識碼:5133000010
版權所有: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辦公室  主辦單位: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  承辦單位: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辦公室
华东25选5开奖结果